baff91破解

baff91破解 一句话能把人说笑,一句话也能把人说恼。

“你不配当战地英雄”,“你不是战地英雄”……

这是亲人说出的心里话吗?

楚亦锋的心里在不停地翻搅着那句话。

原来他骗不了自己,原来连最亲近的人都是那么认为的,只是他们从前没说出来而已。

楚亦锋的脸色很不好看,一向对人是一副温文尔雅的面庞,此刻阴云密布,煞青煞白。

病房的空气仿佛像是凝固了一般,气氛压抑至极。

有那么一瞬间,楚亦清觉得她好像要失去了这个弟弟。

就连毕月扭过了身子面朝那姐弟俩,却没敢看楚亦锋的脸。

强制压抑着跌入谷底的情绪,楚亦锋闭了闭眼睛。

他连续深呼吸了两次后,再睁开眼睛时,他表情上看起来不冷不热,早已没了刚才的不可置信。

装作若无其事的楚亦锋,他在一呼一吸间假装修复了自己,假装收起了所有的难堪,松开了他姐姐的皮包。

粉红少女手牵气球山顶唯美写真

“小锋,我?……”

比毕月更有战斗力的楚亦清,终于在此刻红了眼圈儿。

她甚至盼着楚亦锋像刚才那样跟她顶嘴吵架,然而楚亦锋却冷静地瞧向她,平静道:

“闹够了吧?这是医院。”

楚亦清低头间,泪滴滴在了紧攥皮包的手上。

她也想像楚亦锋一样,怎么昂首挺胸的来,此刻就要装住了,装的若无其事没被伤到的离开。只因为她是姐姐。

楚亦清撞了一下楚亦锋的右胳膊,高跟鞋规律地敲打在地面上往外走。

眼看着就要装住了,只差一步就要离开这个对她来讲晦气的地方了……

“我的事儿,以后轮不着你管。”

楚亦清瞬间回眸,她那一双泪目里用愤怒掩盖住了所有的伤心,依旧犹如她刚进病房时高高在上的姿态,微扬着下巴质问她的弟弟:

“你敢?我想管就能管!”

楚亦锋背对着楚亦清,斩钉截铁沉声回道:

“你是外嫁女,你从嫁人那天就改姓王了。

楚家添人进口、婚丧嫁娶,你那是叫回娘家,别搞错了身份,站错了位置!”

……

楚亦清坐在车里,她手上还带着鼻涕,泪眼模糊地启动车,心里只有一个念头:离开这里。

车刚开出军区医院几百米远,车厢里就响起了哭声。

楚亦清一脚刹车踩到底,她趴在方向盘上放声痛哭。

此刻还真不是因为在毕月面前败了、丢人了、难堪了,所以才痛哭流涕。

她甚至都快要想不起来是因为啥了。

单薄的身体哭的有点儿体力不支,这一刻是被弟弟伤透了心。

放声大哭的楚亦清自言自语道:

“我这是为了谁啊?啊?你要这么伤我!没良心啊,小锋你没良心!”

她哭的肩膀耸动,哭的委屈极了。

她没打楚亦锋,那是她残留的最后一丝理智。

楚亦清知道她弟弟爱面子,她刚才脱口而出那句话,已经让他丢了大人。

她们姐弟俩可以合起伙来揍别人、骂别人,就是不能当着外人面前内讧。这是小时候就说好的了,她记得,她以为楚亦锋也会记得。

楚亦清哭着她所有的委屈,哭的脑袋混浆浆的,心里只有俩字:不值。

她发誓赌咒地想着再也不管了,却控制不住在此刻想起从前,越想越酸胀的厉害。

小时候好吃的好喝的,都给了你楚亦锋。

你惹了祸,我给你背着。

你把面粉往脸上抹祸害东西;你玩火不尿炕你大半夜起来烧了父亲的文件夹;你把奶奶的戒指埋在外面的花坛子里丢了……

都是谁给你顶的锅?挨的骂?

你去念大学离开京都,是谁跟着火车跑有说不完嘱咐的话,你那时怎么知道听话的点头?

谁给你没事儿就往兜子里偷着塞钱,你那时候怎么不说我是王家人,你怎么花你姐夫钱?

开的第一个月工资,都花在你身上了,我却笑的跟朵花儿,我怎么就能那么贱皮子!

你那时候怎么不说我没找准位置?那不该是咱妈给你吗?

楚亦清哭的不能自已,她想到她刚才说的那句话,心疼的不行,却仍在心里继续骂着楚亦锋:

我说你不是战地英雄那不是无心的吗?我不盼着你有出息吗?

是谁在你毕业的时候第一时间赶了过去,看着你作为毕业生代表发言激动到失态地哭了,咱妈都没哭,我却哭的要死,就觉得全天下的男人都不如我弟弟!

你知道我当时有多骄傲吗?我能不盼着你好吗?

我嫁人那天,你还说要常回家,惹的我拜别父母哭的稀里哗啦。

现在呢?让我哪凉快哪呆着去,说我不是楚家人了!

就为了那么个女人!

你光问她我骂了啥,你怎么不问问我是不是也被骂得够呛,能不能咽下那口气,为什么我会和以往不同霸权主义?!

再倒退一万步,楚亦锋,就冲咱是亲姐弟,你也不该因为外人对我如此!

楚亦清泪眼模糊地翻毛巾,没翻到直接用大衣袖子胡乱抹脸,心里堵的没了缝隙,哭的眼睛早已红肿,却干擦擦不净眼泪。

从没有过哭到如此狼狈的楚亦清,红肿着眼睛重新启动轿车。

……

刘婶纳闷地瞧着楚亦清。这该是去上班的人,咋这个点儿回家了呢?偷瞄了几眼楚亦清。

楚老太太目不斜视地盯着电视,就跟里面的剧情特别吸引人似的,只是在没人发现的时候,她用眼角夹了一眼她孙女那双红肿的眼皮。

刘婶儿弯着腰毕恭毕敬道:“要不要叫您儿媳回来一趟?”

老太太往嘴里扔了个桔子瓣,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含糊回道:“不管。”

心里寻思话了:她家大天儿竟他奶奶的胡说八道!

还哭求她,说是只要她不闹了,家里就消停了。瞅着吧,更乱了!

楚亦清出卧室要洗手,正好听到她奶奶那句“不管”,心里防线非常脆弱的她,立刻闪身又回了卧室,泪如泉涌。

她觉得自个儿做人失败极了,丧气地想着:看来以后真叫回娘家,这不是家了!

梁吟秋急匆匆地推开家门,听到客厅里的电视声音格外大,就像是特意用电视音量压制她女儿哭声似的。

她几次酝酿着想先不问女儿,而是先问一问老太太,你是不是特意的?你听不着你大孙女哭啊!

但压抑再压抑,她劝自己先可着着急的来,急步进了屋里。

“妈!!”(未完待续。)

Social tagging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