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方网站下载app

“这么远的距离我还行,不行我再往里边躲一躲,你赶紧扒了他的衣裳扔出去,那样就不会有味道了,再打盆温水好好给孩子洗洗。”

要不是怕自己受不住那个味道,高氏都想亲自动手帮小家伙儿清洗了,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很是感慨,心里想着,可得看好自家的孩子,绝不能让他受这样的罪。

刘英男手脚也麻利,打开被子,几下子就把孩子扒干净了,在外人面前袒露身体,把孙沐枫害羞得不行,蜷起身子,用两只小手把自己环住。

就算脏着一张小脸儿,刘英男也看出他脸红了,一边快速地把他再次用被子包起来,一边调侃了一句,“你还害臊了,才多大点儿的孩子,倒知道避嫌呢。”

孙沐枫张了张嘴,却没说出话来,他现在可硬气不起来,一会儿人家还要给自己洗浴呢,自己要是把人顶回去,大概就只能这么脏着了,在脏着还是干净之间,他坚定地选择了后者。

“娘,你看着他点儿,我去把他的衣服扔了。”刘英男一手拎起衣服,问了孙沐枫一句,“你衣服里没藏什么东西吧?”

她可是记得以前自己的那些下属小姑娘们,总是说在古代时候愿意往衣裳里边缝东西,什么银子、信物之类的,万一小家伙也在衣服里藏了东西,被自己扔了可就糟糕了。

“没有东西,没有,我的衣服已经被扒走了,这是那些人给我换上的,不是我自己的。”孙沐枫在被子里一个劲儿地摇头。

“那就好,我就怕把你什么宝贝给扔没了呢。”刘英男把衣服包进一块包袱皮儿里,然后走出铺子外,远远地把它扔到了一处垃圾堆上。

把包袱皮朝里叠好,重新回到了铺子里,看看铺面上三个人还算忙得过来,刘英男就没在店面停留,直接又回了后厨。

“来,进盆里先泡着。”刘英男弄了一大盆热水,卧房的地儿太窄,刘英男只好把盆放在卧房门外,开着卧房的门,让小家伙自己跳下地来。

孙沐枫这时候也顾不得害臊了,掀开被子快速地下了地,一下子就蹦进了水里,溅了刘英男一身的水,孙沐枫吓得把捂着下身的小手都松开了。

白色公主忧伤写真

到底是弄了人家一身的水,孙沐枫挺害怕这位姐姐翻脸的,毕竟不是自己的亲人,人家是在帮助自己的,结果自己还没轻没重弄出这样的事来。

“姐姐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我就是有点心急了。”小家伙往水里缩了缩,明显是有些害怕了。

“没事儿的,姐姐知道你不是故意的,来,咱们好好泡泡,把自己洗得白白的,一会姐姐给换身干净的衣裳,就又是一枚小帅哥了。”

看到姐姐是真的没有恼他,孙沐枫轻声地说了句‘谢谢’,这要是换成他,谁敢溅他一身的水,早让人大耳光子煽过去了,是啊,以前的他肯定会那么做的,但现在不会了。

刘英男哪会跟小孩子一般见识,自然是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,一手托着男孩儿的脖颈儿,一手沾着水给他洗着小脸,总得先把他的小脸洗干净了再说。

顺着身体淌下的黑水,一张白白净净的小脸露了出来,坐在床上的高氏一看到孩子的真面目,立刻就替他担心了起来。

“哟,小沐枫长得还挺俊啊,多亏他把自己弄得这么脏,不然被谁看了去,哪还有孩子的好啊。”

不说被卖到什么脏地方去,就算是被卖到高门大院,也不定会有什么结果呢,漂亮孩子总是多灾多难的。

“可不是么,也算是因祸得福了。”刘英男一边帮小家伙洗着身子,一边附和着娘亲的话。

小家伙还真是个聪明的,看他身上并没有脏到不能下眼的样子,他脸上的脏污肯定是自己弄上去的,不然不会脏到看不清面目。

“我是担心再被坏人给抓回去,这才把自己的脸给弄黑的。”孙沐枫有点不好意思地解释着,他也不想自己弄得那么脏,实在是没办法。

那些人又凶又狠,不给饭吃还打他,既然跑掉了,自然不想再被他们抓回去,他不得不把自己弄得面目全非。

“衣服也是特意弄得那么脏的?”那身衣服可真够可以的了,一般人无论怎么穿也穿不成这样子吧。

“那是他们从一个要饭的小花子身上扒下来的,把我的好衣服给了人家,不然花子头还不肯舍了衣裳呢。”

一想到自己穿着叫花子的衣服,孙沐枫就觉得很委屈,当时因为自己不肯穿那身衣服,他可是挨了顿好打。

“我就说嘛,看着你的样子,也不像出来的时间太长,再怎么也不会把衣服穿成那样的,咦?这是被人打了?”

逐渐洗掉了脏污,露出来的白净身体上,一块块的青青紫紫,让刘英男很愤怒,这才多大点儿的孩子,怎么就有人下得去手打他。

“嗯,他们都不会好好说话的,说一句就会打一拳踢一脚的,后来我逃了出来,饿急了只能求人给点儿吃的,又有人因为我太脏了,说我弄脏了他的衣服打我,还有一些小叫花子,说我抢了他们的地盘,也来打我……”

孙沐枫伸出小手数着,那些打他的人他都记着呢,如果再让他遇到,他肯定会让他们好看,只是现在自己还太小,得忍着。

“孩子真是受苦了。”听着孙沐枫的话,高氏坐在床上直掉眼泪,把刘英男急得不行,怀孕的人可是很忌讳情绪波动的。

“娘,他现在不是被咱们救了么,以后就不会受苦了,你别伤心,要是能找着他的家人,咱们就把他送回去,要是找不着,咱们就养着他,咱家又不差这一口饭。”

“是,是,闺女说的对,孩子现在没事儿了,娘该高兴才是,不哭了,不哭了,小沐枫啊,你快点洗干净了,婶子给你准备了干净的衣裳,咱们娘俩喝鸡汤,你姐姐炖的,可好喝了。”

一提到鸡汤,孙沐枫的肚子就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,把刘英男乐得不行,拍了下他的小肚皮,“你不是刚刚才吃了两张糖饼么,怎么又饿了?”官方网站下载app

Social tagging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