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面试员

二人紧随席云飞登上紫云轩三楼,包厢里,木紫衣早就恭候多时。

三人进来的时候,原本打算起身相迎的木紫衣看到席云飞身后还跟着人,又匆匆坐了下来,蒙着轻纱的俏脸一脸的懊恼,杏核大眼盯着席云飞,满是幽怨。

席云飞只当自己没看到,本来他是约了人来谈事情的,加上这两天在家待着无聊,所幸就来这唯一营业的紫云轩坐坐,倒是不特地来捧木紫衣的场子。

招呼裴明礼和丁老大坐下后,席云飞开门见山的说道:“一会儿我还有约,刚好他来的比较晚,所以我们先谈谈你的事儿。”

丁老大偷偷瞄了一眼屏风后的木紫衣,咽了口口水,急忙正襟危坐,道:“还请郎君吩咐。”

席云飞朝他看了一眼,从怀里拿出一份朔方东城内城的地图来。

指着龙门大街,道:“我打算修路,将龙门大街重新铺设一遍,不知道丁老大有什么好的建议没有?”

“修路?”丁老大诧异的看了眼席云飞,隐晦说道:“郎君应该不知道,这龙门大街每年都会修缮,如今铺设的青石板也还算平整,若是重新铺设,这,所耗颇多啊。”

席云飞摇了摇头,直言道:“我不打算铺设青石板,而是打算铺设水泥砂浆。”

“水泥砂浆?”丁老大还以为席云飞说错了名词,急忙提醒道:“石灰砂浆的话,并不是修路的好材料,最多就是用来盖个小院子,高一点的建筑都没什么人用,修墙反而是三合土好一些。若是糯米石灰浆铺路······那也不行,就算使用糯米石灰浆,还是离不开青石板啊。”

看来这个丁老大还懂得一些东西,席云飞满意的点了点头,不过他没有说错名词,他确实是打算用水泥砂浆修路,只是这个年代还没有水泥这两个字而已。

说起水泥的来源,在很早的时候,古人已经学会使用石灰砂浆了,烧石灰并不是一件难事,当然,把石灰、沙和砾石混合在一起制成的石灰砂浆,其强度显然是大打折扣的。

白肤胜雪漂亮大姐姐雪上嬉戏美丽迷人照

难以建造较高的大型建筑不说,还不能在潮湿的环境中砌墙,更无法在水中使用。

于是,人们就想尽了各种办法,改良石灰砂浆的强度,古罗马人在把火山灰加入到石灰砂浆中,形成了西方最早的水泥。

而同一时期,中国人则在石灰砂浆中掺入黄黏土,用来增强砂浆的硬度。

我国古代沿海,还有一种叫做蜃灰的石灰材料被应用于建筑领域,蜃灰是用牡蛎壳或蛤壳烧制的,蜃灰在性能上就比石灰要优越。

在《天工开物》和《温州府志》这些著作中都有提到蜃灰,《天工开物》记载道:“凡温、台、闽、广海滨、石不堪灰者,则天生蛎虫豪以代之。”

蛎虫豪即是牡蛎,蜃灰取自海中的牡蛎煅烧而成,因而在沿海地带用的比较多,牡蛎是贝类生物,贝壳的主要成分是碳酸钙,用牡蛎壳煅烧而成的蜃灰也是最初的一种“水泥”。

第二种,就是丁老大提到的糯米石灰浆。

公元六世纪,也就是南北朝的时候,出现了一种叫做糯米石灰浆的建筑材料,把糯米汤掺入石灰砂浆中,形成了一种新的复合砂浆,糯米石灰浆的强度远远大于纯石灰砂浆,非常的坚固。

中国各个朝代,有很多建筑的砖墙都是用糯米石灰浆砌的,历经千百年而屹立不倒,如长城以及各地的明城墙等等,有些城墙的坚硬程度甚至超过现代的建筑,即使用推土机也很难将其推倒。

糯米中的淀粉以支链淀粉为主,其成分能够达到95至100,因而糯米在煮熟之后,熬成糯米汤非常黏,掺入石灰砂浆中,无异于充当了天然的粘合剂,糯米石灰浆其强度一点不亚于现代的混凝土。

此外,我国古代,还有一种建筑材料叫做夯土,夯土是把红泥、粗砂、石灰块混合在一起经过夯实而形成的一种建筑材料,夯土也被称为三合土,是建造城墙的不二之选。

在秦汉时期,城墙、宫墙一般是使用夯土建造而成的,用夯土建造的城墙,外观呈现出土黄色,夯土的强度虽然要小于混凝土,不过其强度足以支撑大型建筑的建造。

在南宋以前,中国古代的城墙一般都是用夯土修建的,而到了明清时期,才广泛采用砖石,并用糯米石灰浆垒砌。

这些知识席云飞能查得到,但丁老大可查不到,不过能从丁老大嘴里同时听到这三种材料的名字,席云飞已经对这个闻名朔方的包工头非常满意。

席云飞从袖口里拿出一个小盒子,朝裴明礼吩咐道:“你去外面挖一点沙土进来。”

裴明礼颔首退去,再进来的时候,身后跟着两个小厮,手里各自端着一个木盆,一个装满黄土,一个装着沙子。

席云飞将手中的盒子打开,四下看了看,见墙角有个衣架子,架子上放着一个木盆,便自行走过去取了过来。

将盒子里的灰色浓稠液体倒进木盆,又抓来等量的黄土和沙子倒进去搅和。

最后拿起桌上的水壶,稍微加了一点水进去,转头看向丁老大,道:“丁老大,你是泥瓦匠出身,你来试试将这一盆砂浆和成一块砖。”

丁老大算是看明白了,席云飞这是有意试探自己的本事儿啊。

呵呵一笑,挽起袖口,也不在乎泥水脏不脏,直接赤手就和了起来,不多时,便用手捏了一块青砖大小的砂浆块出来。

席云飞示意他将砂浆块放到桌上,然后拿过一盏灯开始烘烤起来。

席云飞买的是速干水泥,估计半个多小时这块砂浆块就会变成砖头。

一通操作,看得屏风后面的木紫衣目瞪口呆,看了眼被席云飞拿去和沙子的洗脸盆,木紫衣欲哭无泪,只能跟着他们一起,好奇的盯着那块砂浆发呆。

一炷香过去,席云飞伸手按了按砂浆,见还有一点湿气,索性又加了一炷香时间,反正自己等的人还没来。

又是一炷香过去,眼见众人等得已经快要睡着,席云飞却是脸色一喜,拿起凝固的水泥砂浆,直接朝地上摔去。

呯~

席云飞本想炫耀一番水泥的威力,没成想低头一看,地上铺着一层厚厚的毛地毯。

无语的将‘砖头’捡起来,递给丁老大,道:“你看看,若是用这玩意儿铺路,会不会比青石板好一些。”

“那不还是一样嘛。”丁老大看了一眼水泥砖头,心道这玩意儿比石板还小,怎么铺路。

不过他显然会错了意,旁边的裴明礼与屏风后的木紫衣此时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席云飞没想到这丁老大还是个榆木脑袋,无语的笑着解释道:“当然不是用这块砖头铺路,而是要趁着它还没干的时候,直接倒在地上,然后找平,等它被风干了,不就是一条平整的道路了嘛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