樱桃影院app高清无删减

午时不到,为了不至于被太阳晒死,席云飞哥俩吃过朝食就带着一帮子护卫朝下沟村出发了。

这次不得不谨慎,毕竟是三万四千两黄金,席云飞不可能直接在宿国公府回收,一切还是要等回了村子再操作,以免太过骇人听闻。

至于护卫,则是从宿国公府抽调的二百精壮,都是一顶一的好手,部都是程咬金的心腹,知道是派他们去保护未来姑爷的,倒是也没人有意见。

更何况,听说未来姑爷很大腿,到了下沟村,其他不敢说,伙食肯定不会亏待他们。

这年头当兵就是为了糊口,所以报名的人很多,最后选出来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。

一行人浩浩荡荡出了北城门,皇城上,李世民带着秦琼三人站在城头远远看着。

一直到看不清车队,李世民从怀里拿出一张纸递给旁边的李勣。

“亩产万斤的红薯,还有亩产一千五百斤的主食叫什么······土豆?”

李勣看了眼纸张上的内容,露出惊疑之色。

李世民点了点头,将纸递给他,没好气的笑道:“他说土豆是好东西,虽然比红薯产量低,但是可以当主食,劝我不要被红薯亩产万斤的产值迷惑了,呵呵呵。”

程咬金一把抢过纸张,看完后瞪着眼睛道:“这憨怂,既然口感差不多,那这亩产万斤的红薯肯定更值得种,同样一亩地种出来的粮食是土豆的几倍重啊。”

李世民也不太懂,只是想起席云飞说的比喻,照搬道:“他说,这就好比吃一个月的萝卜和吃一个月的羊肉,吃红薯是吃萝卜,吃土豆则是吃羊肉,涉及到什么蛋白······呃,我昨晚喝得有点多,倒是忘了他还说了什么蛋?!”

清纯的少妇写真图 展示小性感

秦琼接过纸张看了半响,蹙眉道:“陛下的意思是?”

李世民看了眼秦琼,转头看了眼早已经消失在地平线的席云飞一行人,笑道:“哪怕是土豆的亩产都已经是高粱的三四倍,我不是想跟你们讨论种什么,这种事儿交给辅机就行,我只是想告诉你们,好好帮我保护好这小子,我欠他太多。”

秦琼三人闻言一怔,相视一眼后,李勣双手前揖,颔首道:“新兵营的建设地点就在臣的徐庄旁,到下沟村也就是二里地。”

李世民点了点头:“如此甚好!”

······

·····

与此同时,银山拍卖的后续发展也渐渐走到台前。

城门口,李世民四人的正下方,一架从长安城出发,正前往泾阳的马车上,一道肥大的身影皱着眉头朝身旁的管事呵斥着:“混账,招不到人是什么意思?这泾阳大大小小的村落不下上百,随便一个村子都是几百号人,如今你竟然跟我说招不到人?”

苏半城,扬州苏家在长安的话事人,也是这次‘银山’拍卖的既得利益者,与王元一起合作,最终获得了一个矿洞的开采权。

但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,这个年代最廉价的劳动力,到了泾阳竟然打着灯笼都招不到,他已经破例涨了好几次佣金,但至今一个矿工都招不到,这让他如何不气?

那被骂的狗血淋头的管事唯唯诺诺,跪坐在马车板上,耸拉着头解释道:

“派去的人了解过了,周边几个村落的人都跑到下沟村去上工,听说那边一日包三餐,午时必定有肉吃,每月还有几百文钱可以领,普通一个搬运工的工钱都快赶上长安一个酒楼小厮的薪酬了,而且听说还有什么组长、班头、管事级别的更高待遇,我还听闻有个叫马助教的人,每年能赚几百贯不止······”

苏半城眉心一蹙,听到下沟村三个字,他也意识到了什么,同为商贾,他对这段时间在长安、洛阳、扬州都很畅销的泡菜也有一定的了解,听说产地就是这个下沟村。

管事见他低眉思忖,急忙又补充道:“而且不止是咱们招不到人,王家庄那边更惨,王元本想从自家庄子里抽调人手,可据我所知,就在今早,那王家庄易主了。”

“哦?”苏半城挪了下肥硕的大屁股,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扶手上,一脸惊疑的看着他。

管事眉心一展,八卦之心顿起,继续道:“听说是王淮带着家主令牌直接住了进去,如今王元都被赶到了后院,就跟小厮丫鬟们住在一起,憋屈得很。”

苏半城闻言眉角微扬,揶揄的说道:“这个王元倒是硬气,这都受得了?”

管事嘴角一撇,不乏奉承的说道:“再怎么说他也只是一个偏房的庶子,以前是还有利用价值,如今公然背叛王氏,能得好才怪,哪像您,这次拿了银山的开采权,小人料想年底的族长大选,您一定能够如愿以偿。”

······

······

下沟村这边,席云飞兄弟俩还在宿国公府吃朝食的时候。

原本应该干得热火朝天的帮工们渐渐没了工作的心思。

“听说了吗?石山在那边招人啊,给的待遇比小郎君好,而且工钱都是当日现结。”

“当然听说了,好像是长安城那个有名的什么粮行,叫······叫什么来着?”

“叫何掌柜,是南方来的大粮商,什么都不缺,最多的就是粮食米面,吃都吃不完的那种。”

“对对对,我也听我堂兄说了,好像昨日就在招人,刚开始出的工钱还没这里一半高,我也就没在意,不过听说今早涨了好几倍,我堂兄已经去了,还问过我呢。”

“真的?那,那你帮忙再问问你堂兄,不知道那边人招满了没有?”

第三食堂门口,几个原本应该吃完早饭去上工的帮工已经没有了开工的心思。

那个自称堂兄在石山上工的村民斩钉截铁的说道:“还在招人,而且现在去就算一日的工酬,晚上天黑前就会发工钱给大家,而且那边也是一日三餐,中午每个人都有二两猪肉吃呢。”

不得不说,这人话音刚落,心动的人很多,众人面面相觑。

终于,有人开口道:“一天真的有五文钱,还包三餐?”

“当然,而且工钱都是当天现结,咱们想走随时可以走,这多好啊!”那人继续怂恿。

人群里,有人交头接耳。

“小郎君虽然待我们也不错,可是有点偏心了,下沟村本村人吃的伙食就比咱们好,要不?”

“要不去石山得了,就是挖矿而已,那边也没这里这么多规矩吧?咱们那个姓赵的工头太严厉了。”

“没错,赵斧那家伙仗着小郎君看重他,天天赶着咱们干活,狗仗人势的家伙······”

村民们的百态都落在了有心人的眼里,这些人都是拿了好处专门来挖角的家伙,眼见心动的人越来越多,有人呼道:“走吧,咱们直接去石山,这里不干了,让赵斧两兄弟自己去搬石头去。”

“对,不干了,走,大不了这几天的工钱我不要了,反正劳资已经吃回了本,不差那几文钱。”

“不差钱,反正去了石山,晚上就有五文钱可以领,那才是实打实的现钱。”

“没错,我得去泡菜坊叫上我家婆娘一起,两个人一天可是十文钱,咱可别跟钱过不去······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