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草APP1.8

另外一边,苏黎世医院。

孔荆轲虚弱的躺在病床上面,在她的旁边是一张婴儿床,尽管出生只有两个小时,但是小家伙已经能睁开了眼睛,眉清目秀的。

尤其是眼睛,非常的漂亮,此时仿佛心有灵犀一样,在侧头看着和她只有一米之远的孔荆轲。

孔荆轲在看到小家伙在目不转睛盯着自己看的时候,心一下子就融化了,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温馨感,这是她和叶枫血脉的延续。

这时候,办完各种手续的柯梦走了进来,第一时间就到婴儿床边上逗弄着刚刚出生不久的小家伙了,高兴的对孔荆轲说道:“荆轲姐,这小丫头性格像你,一点都不哭,特别乖,果然还是女孩贴心啊。”

“还有,你看她眼睛多黑,多亮啊。”

柯梦对孔荆轲得意的说道:“我说的没错吧,吃葡萄,小孩出生眼睛就是会又亮又黑,你看她眼睛多好看?长大之后不知道要迷死多少帅哥了。”

说到这里,接着柯梦收敛笑容,问孔荆轲:“你跟叶枫打过电话了?”

“嗯,打过了。”

孔荆轲点了点头:“我问他今天多少号了。”

“你问他这个有什么用啊,你还不如直接告诉他,你和他的女儿是2006年,阴历5月22出生,他反而记得住一点。”

柯梦无语的看着孔荆轲,心疼的说道:“荆轲姐,我现在是真不知道说你的坚强是好事还是坏事,什么都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了。”

风光明媚马尾格子衬衫女孩人像摄影

“我觉得挺好的了啊。”

孔荆轲脸上充斥着母性温馨的笑容,她看了眼旁边的婴儿床,接着对柯梦温柔的说道:“我已经觉得她是上天给我送的礼物了,真的,你不知道,刚刚你进来之前,她一直在看着我,好像知道我是她妈妈一样。”

“是是是,她跟你母女连心行了吧?”

柯梦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孔荆轲,也不知道两个小时前是谁在那疼的死去活来的,吓的自己差点没冲进产房,再接着柯梦拿出了一块玉。

是一块羊脂玉籽料雕刻出来的平安长命锁。

“呐,初次见面,小姨送你一个平安长命锁。”

柯梦俯身看着小家伙笑着说道:“小姨不期望你以后大富大贵,只期望你平平安安,然后能够好好保护你的妈妈,别让人欺负她知道吗?”

孔荆轲也没拒绝,然后犹豫了一下,问柯梦:“小梦,你说女儿出生,我没告诉他,然后还不让女儿跟他姓,会不会不太好?”

“有什么不好的。”

柯梦不以为然:“我们又不用他出抚养费,干嘛要跟他姓,而且他那姓氏也忒俗气了点,我第一次听他名字的时候,叶枫,吓了一跳,我还以为哪本言情小说男主角出来了呢,还不如姓孔,就叫孔翩鸿,多好听?洛神赋里面就说了,洛神其形也,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,简直太有意境了。”

孔荆轲有些无奈,这个名字是柯梦起的,在预产期两个月之前,柯梦就不停地跟她央求了,名字她来起,然后起了各种名字。

最后确定了叫翩鸿。

柯梦自从自己怀孕之后,丢下手头所有的工作,来瑞士陪了自己将近一年的时间,孔荆轲便也认可了柯梦起的名字。

这也是孔荆轲心里的另外一个想法,叶枫不能陪伴着孩子,但是多一个小姨来疼爱她,也挺好的,而且柯梦确实也挺上心的。

在很早之前旧特地托人去买了一块和田羊脂玉的料子,请了福建玉石雕刻大师王祖光出手帮忙雕刻的平安长命锁,就是为了能够在孩子出生之后能够送给她。

翩鸿。

孔翩鸿。

孔荆轲轻轻念着这个名字,然后对柯梦说道:“那就叫她孔翩鸿了。”

“就是嘛,你也觉得好听吧?”

柯梦显得非常的得意,然后对着婴儿床上的小家伙便改了称呼:“翩鸿,听见了没,以后翩鸿就是你的名字咯,小姨给你起的,好不好听?你说小姨以后叫你小翩翩好呢,还是叫你小鸿鸿好呢?”

孔荆轲好笑的说道:“我觉得她以后可能一边哭,一边骂你。”

“为啥骂我?”柯梦诧异的问了一句。

孔荆轲笑着说道:“笔画太多了,你让她以后写自己名字的时候,该有多么气你给她起了个这么多笔画的名字?”

“哈哈哈。”

柯梦想象到以后小翩鸿上学,写笔画,委屈的皱着小脸,一边写一边哭的画面,不禁忍不住的笑出声来,然后对孔荆轲说道:“那我不管,反正她就叫孔翩鸿,反正是她写名字,又不是我写名字,到时候问起来,我不承认,就说是你给她起的名字。”

“你倒是会甩锅。”

孔荆轲无奈的摇了摇头,然后看着躺在旁边不远处的女儿,突然想看看她,便对柯梦说道:“你把她抱过来,我想看看她。”

柯梦把小翩鸿抱到了孔荆轲的身边,或许是让小家伙离开了本身熟悉的小床铺,小家伙一下子攒劲哭了起来,然后再放到孔荆轲身边的时候,她的哭声又止住了,抬着头,乌黑明亮的眼睛安静好奇的看着孔荆轲。

孔荆轲见她这么乖,心一下子融化了。

柯梦站在旁边看着床上的母女两,然后犹豫了一下,问道:“孔叔那边真的不告诉他吗?”

“不告诉。”孔荆轲轻轻摇了摇头。

“孔叔知道的话,估计会扒了我的皮的,到时候你可得罩着我啊。”

柯梦苦着一张脸,接着还是觉得不保险,想了想,对孔荆轲提起了建议:“对了荆轲姐,要不你也像打电话告诉叶枫那样,让孔叔记住今天这个时间呗,到时候他要是怪我的话,我就说我已经让你告诉他了。”

“不行。”

孔荆轲抬起头,摇了摇头,眼神坚持:“这样他肯定会知道的,他要是知道后,估计会去告诉叶枫,我现在只想生活的简单一点。”

“况且还有她陪着我。”

孔荆轲重新看向了旁边眉清目秀的小家伙,笑容绝美且温柔:“有她陪着我,我也就不孤单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