含羞草实验室app

熊孩子们走后,朱平安将被熊孩子弄的一团乱的桌子收拾了一下,将那只无辜的癞蛤蟆捉在手上,走出门外,将癞蛤蟆放在了外面花圃内,然后用泥土松松的盖住。

好了,继续冬眠吧。

之后,再次回到房间,铺好笔墨纸砚,接着练字。这次没有熊孩子来打搅乱了,直到有一个小丫鬟跑来说侯府要设晚宴接待,于是朱平安便收了笔墨纸砚,跟着小丫鬟去了设宴的前厅。

左拐右绕,穿山游廊,过了好几个门才到了设宴的地方。

这是侯府众多房间中的一个,是一个小客厅,虽然说是小客厅,可是面积却很大,摆设也非常讲究,铺着地毯,房间内玉屏风、盆栽、花瓶等等不一而足,除此外还有一些珊瑚、精致玉雕等价值不菲的摆设,让人一眼就知道这家人豪富之家也。

在客厅正上方正中挂有中堂和对联,对联写的是“粗衣淡饭好些茶,这个福老夫享了!齐家治国平天下,此等事儿曹任之。”

还粗茶淡饭呢,都奢侈成这模样了。

这对联应该是他们李家跟随朱元璋开国的老祖宗留的吧。只是,看着客厅的陈设摆设,就知道,李家老祖宗的这个对联是白留了,估计老祖宗泉下有知的话定会气的跳起来。

等进来客厅内,朱平安才发现其他人都已经就座了,大部分都是女生,正中间坐着的是一位银发的老妇人,看上去六十多岁的样子,众人众星捧月般簇拥着她。

侯府的二小姐、三小姐、四小姐、六小姐等都在老妇人四周坐着,李姝坐的稍微偏远一些。

侯府老夫人怀里抱着一个小萝莉,小萝莉咬着胖乎乎的手指看着朱平安,在老夫人膝下还靠着一个熊孩子,一脸挑衅的看着门口的朱平安。

朱平安刚进客厅,大家都扭头看向朱平安。

黄色汪洋里的爱笑少女

“咦,这个大哥哥是谁啊,是我们等的人吗,怎么才来啊。妞妞等的肚肚都饿了。”侯府老夫人怀里抱着的小萝莉,咬着胖乎乎的小手指,捂着小肚纸,一脸萌萌哒看着朱平安问道。

“就是。让我们等这么久,还没有我和妹妹有礼数呢。”靠着侯府老夫人的熊孩子,一脸挑衅的看着朱平安说道。

然后,侯府老夫人本来就不好的脸色,变的更不好了。

侯府的六小姐捂着小嘴,闻言,发出了一声轻笑,看向朱平安的目光满是幸灾乐祸。

明白了。

刚才那小丫鬟应该就是受她们中的某个人指使,故意晚了好久才去叫自己的。真是,有意思,这侯府里看来有很多人看自己不爽呢。

“晚生来迟,真是惭愧。”

朱平安躬身向众人致歉,爽快的承认了自己来迟,也没有再把刚才那个叫自己的小丫鬟拉出来对峙什么的,她们有备而来。又怎么会让自己抓住把柄呢,还不如直接爽快的认错呢。

“罢了罢了,入座吧。”

坐在正中的侯府老夫人,摆着一张脸,挥了挥手示意朱平安落座,然后便有一个小丫鬟应声走到朱平安跟前,将朱平安领到了另一张桌上。

古代礼制:七年,男女坐不同席、食不同器。就是小孩子到了七岁,男女不能坐在一起,不能同桌吃饭。在侯府。更是讲究。

老夫人他们坐一桌,朱平安自己一桌,并没有人作陪。看来,侯府确实没怎么把自己放在眼里。朱平安落座后就更加确定了这个问题。

饭菜依次上桌,排场奢华糜费,就是朱平安一个人,饭桌上也上了十多道菜,更不用说侯府老夫人她们那一桌了。

“老祖宗,趁我不在让人做什么好吃的了。”

门外传来一声男生变声期特有的嗓音。然后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胖子一路小跑进来。

这个胖子很熟悉,是当初在城门口策马冲撞入城的那群勋贵子弟中的落在最后的那个,也是当初会试排队候考时把随身东西全都亲了一个遍,图寓意吻过(稳过)的哪位奇葩胖子。

当初在城门口听人喊他周胖子,周少爷的,还以为他姓周,没想到却是姓李,那应该就是名字末字是个“周”字了。

这个胖子,跟胖子薛驰还不是一个类型的,这个胖子就是纯二世祖。从内到外,还散发着浓郁的二货气息。

这个胖子可是侯府孙子辈中,侯府老夫人最为宠爱的心肝,那还有半点不虞的神色啊,脸上都笑出花来了,眼睛都笑的眯起来了。

“你这馋嘴猴孙儿,老祖宗何时忘过你这猢狲来。”侯府老夫人笑的合不拢嘴,招手示意这胖子过来,又关心的问道,“你怎么睡这一会就来了,怎么不多睡会,在考场九天七夜,可把祖母担心坏了。你一进家就睡了,祖母也没问你,这次考的怎么样啊?”

这胖子听了侯府老夫人的话,一脸牛气哄哄的说道,“老祖宗你就放心吧,孙儿这次可是稳过了。”

另一桌朱平安听了胖子的话,有些无语,你是吻过了好吧。

坐在桌上的李姝闻言,翻了一个白眼,早就听说大伯家的这个堂兄最是不靠谱了,小时候就跟只猪一样,又懒又笨又馋,还自以为是。不知道大伯花了多少力气才让他有了考会试的资格,现在还敢说稳过,可笑。要是朱平安这么说还能说的过去,想不通你哪来的自信。

“好好好,就知道我家猴儿是个有出息的。”侯府老夫人闻言笑的更开怀了,“也不枉你母亲她们去寺庙为你祈福。”

“咦,你是谁啊?”

这胖子走进客厅,正要往侯府老夫人那桌走去,却忽然发现了朱平安,停住了脚步,横着一张胖脸问道。

朱平安还未搭话,那位靠着侯府老夫人的熊孩子便闻声嗷嗷叫着跑出来了,抱着胖子的大腿,指着朱平安说道。

“他是来占便宜的土包子。”

熊孩子指着朱平安,眯着小眼睛给那胖子说道,看向朱平安的小眼睛中还有分分的小火焰。

闻言,周胖子看向朱平安的目光,便满是不屑了。土包子,原来是个贱民!占便宜都敢占到我们临淮侯府来了!

“睿儿,怎么说话呢,那可是你未来的五姐夫呢。”侯府的六小姐捂着小嘴笑道。

除了李姝和她身后的包子小丫鬟外,其他人对于熊孩子对朱平安的称呼,都没有做出教育的意思,反而是一种幸灾乐祸的感觉。

“我才不要土包子做五姐夫呢,我要外祖母家的那个表哥做五姐夫,才不要这个土包子呢。”

熊孩子一脸不爽的看着朱平安,嗷嗷叫。

“咳咳,童言无忌,童言无忌。行了,过来睿儿,来姐姐这。”侯府的二小姐纤纤玉手夹着手帕放在唇边咳嗽了一声,半是打着圆场,向着熊孩子唤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