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映画制作出品

远离了人群,灵儿才低声说道:“我知道你是齐阳哥。”

齐阳一惊,没想到灵儿再一次识破了自己的身份,难道是自己的易容出了问题?

看着齐阳疑惑地摸了摸自己的脸,灵儿笑着说:“我还知道你想试探俊大哥,对吧?”

齐阳又是一惊,随即问道:“因为那屋里燃有‘煌火草’吗?味道有这么浓?”

知道齐阳哥在担心被俊大哥发现,灵儿忙安慰道:“是我嗅觉灵敏,而且当时香的味道还不足以掩盖过去。”

齐阳这才略为放心,也没问其他事,而是看向许俊的卧房方向。

凉亭地势高,从这儿看过去,可隐约看到许俊房里的情形。

只见众人已走进房里,有人抱怨怎么把门窗关上了,还有人因香火气息太浓而咳了起来,却没有其他什么突发的情况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难道我推断错了?”齐阳心想。

灵儿却不觉得奇怪,因为她原本就不认为俊大哥会是百毒神教教徒。可见齐阳哥有些沮丧,灵儿问道:“这样不好吗?”

齐阳回头看着灵儿,用自己的声音回答道:“自然是好的。”

不管许俊是什么来历,只要不是百毒神教中人,灵儿的处境就不会那么危险。可许俊不是百毒神教的那个特使,百姓们的毒又该如何解?齐阳一时有些迷茫。

清新小美女写真图片

“那你还担心什么?”灵儿不解。

齐阳暗暗叹了口气,没有回答。

灵儿忍不住问道:“齐阳哥,你近来可好?”

齐阳微笑着说:“能有什么不好的?”

灵儿不放心,慢慢走近齐阳。

齐阳猜到灵儿要做什么,有些紧张。但他也不知自己在紧张什么?怕被灵儿发现自己身上的血腥之气吗?似乎也不是。

齐阳哥身上都是香火的味道,还真是一个小道士!灵儿松了口气。

灵儿调侃道:“看来你这一身道袍倒是真道袍。”

齐阳忍不住也笑了。

两人此时靠得很近,似乎都能听到对方心跳的声音。

齐阳突然醒悟过来,忙向后退开一步,有些慌张地说:“在下失礼了。”

灵儿有些失望,可自己喜欢的不就是齐阳哥这样的谦谦君子吗?

“此番试探无果,在下也该回去了。”齐阳垂眸道。

“这么快?”灵儿有些不舍,可她随即明白了原因。居安道长他们身上多少沾了些“煌火草”的气味,齐阳哥自然是不能靠近他们的。

“嗯,在下还有点事。”齐阳半真半假地说。

“那居安道长那里该怎么说?”灵儿问。

“在下之前便与道长说好了。”齐阳道。

“你是说他们知道你……”灵儿有些惊讶,想了想,又说,“也对,你能瞒得过其他人,又怎能瞒得过长生观的人呢?”

“在下与居安道长素有交情。”齐阳解释道。

“那真有长得像你眼下这副模样的小道长吗?”灵儿好奇地问。

“没有。”齐阳摇头道。

“那可惜了,你这长相还挺好看的。”灵儿戏谑地说。

齐阳闻言忍俊不禁。

“对了,姑娘是如何认出在下的?”齐阳问。

“才不告诉你。”灵儿调皮地说。

齐阳微微蹙眉,心想:“或许姑娘是在我点燃‘煌火草’之后才识破我的身份?只是因为‘煌火草’吗?姑娘这般聪慧,以后易容乔装可要多费些工夫才行。”

齐阳又有个疑惑,既然灵儿姑娘已认出自己,适才丢下那把香匆匆离去又是为何?

可齐阳没有机会问,因为居安道长已经完成了仪式,正领着众人走出院子来。

突然,许俊捂住胸口痛苦地哀嚎了几下。

济苍雨眼明手快地扶住了他,焦急地问道:“俊儿,你怎么了?”

齐阳与灵儿面面相觑,用眼神交流:“难道他真是百毒神教中人?”

“不对!”齐阳低声道,“‘百日散’是一闻到那个气味立即发作的!”

灵儿看向齐阳,心中突然大痛,齐阳哥会如此清楚,怕是没少经历……

“灵儿!还不快过来给俊儿看看!”济苍雨朝着这边,着急地喊道。

灵儿忙对齐阳小声地说:“你别轻举妄动,待我先去确认下俊大哥的情况。”

“不管如何,姑娘都要装作毫不知情。”齐阳忙交代道。

“我明白。”说完,灵儿便跑了过去。

齐阳则慢慢地走向众人,他不敢太靠近,所以控制步伐,静观其变。

灵儿喘着气拉过许俊的手腕为他把脉。

许俊不太愿意,却也没有办法拒绝。

虽然灵儿不知由“煌火草”引发的毒发会是什么脉象,但毒发时的脉象想必也不会相差太多,并且绝不是自己手底下这样平静的脉象。

灵儿忙对济苍雨说道:“俊大哥没事,您别担心!”

齐阳会意,也同时想明白了:“许俊是个厉害角色,他定是察觉到屋内有“煌火草”的气味,故意佯装中毒,想引我出手而暴露身份。”

济苍雨怎能不担心?着急地问:“怎会如此?”

灵儿想了想,说道:“或许是因为屋内空气不流通,引起的呼吸不畅胸闷难受?”

许俊见此情况,也慢慢直起腰来,附和灵儿道:“适才是有些胸闷,出来透透气后,已经没什么事了。”

济苍雨这才松了口气。

居安道长看向站在不远处的齐阳,然后齐阳对他使了个眼色。

“贫道突然记起观里还有些事忘了交代。”居安道长说着,然后对着齐阳喊道,“慧根,你先回去帮为师把事情安排一下。”

“是。”齐阳对着众人行了一礼,便转身离去。

许俊眯着眼睛看着这个小道士离去的方向,心里重复道:“慧根?”

齐阳去长生观换回自己的衣袍后,就从道观的后门悄悄回了逸兴门京西分坛。

齐典见齐阳回来了,忙上前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齐阳叹了口气,说道:“这个许俊比我想象的还难对付。”

“怎么说?”齐典问。

齐阳皱眉道:“他的卧房里没有任何属于百毒神教的东西,而且他对‘煌火草’……”

“没有反应?”齐典接口道。

“嗯。不过情况要比这个更复杂一些。”齐阳道。

“会不会是‘煌火草’用得太少了?”齐典问。

“不。这点我最清楚不过。”齐阳说,“而且许俊察觉到了‘煌火草’。”

“什么?”齐典惊讶地道。

“那时我和灵儿姑娘在屋外,他走出屋子时突然捂住胸口,假意中毒。可惜他只知‘煌火草’会引发‘百日散’毒发,却不知毒发是吸入烟雾瞬间引起的。”齐阳道。

“真是狡诈!”齐典说,“幸好他不知毒发时间,否则你极有可能会落入他的圈套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齐典担心地看着齐阳。

感谢亲们的阅读~~如果喜欢本文,请支持网正版阅读,给恋儿写书评哦~~卖萌求收藏求票票求书评( ̄▽ ̄)~~书友群:16596957